當前位置: 首頁 » 資訊 » 規劃設計 » 正文

基建“再加碼”的空間還有多大?

放大字體  縮小字體 發布日期:2018-08-28  瀏覽次數:122
核心提示:近期,基建投資再發力,多地已公布下半年補短板重大項目投資計劃,規模達到數萬億元;鐵路機車車輛投資和相關基建加速推進,在此
 近期,基建投資“再發力”,多地已公布下半年“補短板”重大項目投資計劃,規模達到數萬億元;鐵路機車車輛投資和相關基建加速推進,在此刺激下,業內預測2018年鐵路固定資產投資額將重返8000億元以上。值得關注的是,2017年8月開始陷入停滯的城市軌道交通規劃審批,近期已重新啟動,蘇州和長春新一輪軌道交通規劃已獲國家發改委審批通過。資金支持在同步跟上,財政部近期也發文要求加快地方專項債券的發行和使用進度。今年預計發行1.35萬億元的地方政府專項債,此前7個月發行量約1500億元,剩余的1.2萬億元或在未來幾個月內集中發行。

目前,很多業內人士認為,我國基建“再加碼”的空間有限。比如,以近年來發力迅猛的“鐵公基”為例,根據交通運輸部公布的《2017年交通運輸行業發展統計公報》,2017年我國公路總里程477.35萬公里,密度為每百平方公里49.72公里,較2007年規劃目標超出60%,二級以下公路建設過剩。再看機場,根據中國民航局公布的《2017年民航機場生產統計公報》,2017年我國境內民用航空(頒證)機場229個,全年旅客吞吐量11 。5億人次,同比增長12.9%,旅客年吞吐量千萬級別的機場32個,占全部旅客吞吐量約78.5%,而年吞吐量300萬以下的機場高達179個,只占全部吞吐總量的8.9%。旅客吞吐量向“頭部”機場集中明顯。

每隔10年,我國就有一次基建大投資。1998-1999年那一輪基建,盡管有應對亞洲金融危機沖擊的考慮,但客觀講,當時各地招商引資如火如荼,城市化進程也快速開啟,對基建有巨大需求。同時,長期計劃框架下的“建設主導型”經濟模式,積累的基建欠賬很嚴重。但是,當時基建投資并不大,考慮到包括中央在內的各級政府收支困難,基建資金通過財政向工農中建四大銀行發行1000億元國債的方式籌集,重點投向五個領域,即農田水利、交通通信、地下管網、城鄉電網、直屬儲備糧庫,其中358億元投向農田水利(考慮到1998年洪災)。 

1998-1999年的基建投資并未解決公共設施“欠賬”問題。2008- 2009年,國家啟動“4萬億投資”,從此開啟長達10年以大項目為主的“補欠賬”基建投資,重點在基礎設施(“鐵公基”等)、災后重建、民生工程(保障房、農村民生項目)、技術改造、節能減排、社會事業(教育、衛生、文化)等5個方面,4萬億在這5個方面分別投入了1.5萬億、1萬億、7700億、3700億、2100億和1500億元,“鐵公基”和保障性安居工程等大項目占比超過56%。2008年基建投資增長22.7%,2009年增長42.2%,這10年(2008-2017年)的平均增速達到19.3%。 

目前,以大項目為主的基建已到位,“要致富先修路”的觀念應該改變了。基于激活內需和經濟轉型、建設包容性社會、解決貧富差距帶來的社會問題等,新基建的重點應建立在以社會事業為主的“民生短板”上。比如,目前我國城市污水處理率達90%,而農村僅10%左右;再比如,僅云南、貴州、陜西和甘肅等四省份,就有216個貧困縣,所有欠發達地區供氣和供暖、基層醫療等設施存在巨大短板;比如,發達或人口密集區,排澇管網、地下綜合管廊,軌道交通連接外圍及都市圈公共服務一體化,信息和物流及5G等新產業,都對基建有巨大需求。 

本輪基建重點是精準脫貧、鄉村振興、新型基建、生態環保等社會事業“補短板”。近年來,財政投放結構趨于優化,以交通為代表的傳統基建投放下降,社會事業“補短板”投放回升。2018年上半年,財政支出增速排前面的是扶貧、科技、債務償還、節能、社保就業和醫療衛生等,增速分別為39.7%、25.4%、19.0%、16.3%、11.3%和9.8%。從資金看,1.35萬億元“專款專用”的地方專項債為主,“資管新規”框架下,不太可能出現隱性擔保下縱容融資平臺以樓市為支撐的違規融資。另外,樓市調控全面加強,政策和資金緊縮,搭建起了基建和樓市之間的“防火墻”。當然,房地產和基建良性循環是被支持的,即空間升值反哺基建投資和維系,比如鐵路綜合開發。

 
 
[ 資訊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訴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關閉窗口 ]

 
0條 [查看全部]  相關評論

 
推薦圖文
推薦資訊
點擊排行
 
 
甘肃11选5